全部

王健林:我曾犯了一个错误 给了他太多的钱

来源:宜宾网

作者:

2018-01-23 19:44:54

 “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,就是给了曲德君太多的钱,我跟一些企业家讨论,他们说当初网科少给点钱,定个投资上限就好了。看来钱不能给得太多。”1月20日,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集团2017年会上说道。

  “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,就是给了曲德君太多的钱”

  王健林表示,万达集团2018年计划收入2479亿元,增幅9%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王健林对万达集团2018年的工作计划中,并没有提到此前传出要进行业务整体转型、暂停现有业务及出售和IBM合作万达云项目的万达网络科技集团。

 

 

  王健林称,网科集团暂不安排收入计划,上半年内因与世界级网络巨头战略合作,待落地再安排。同时,要成立新的网科公司。王健林强调,要在战略合作确定之后,再来确定网科集团的业务目标。

 

  关于网科集团,王健林承认当初的方向有偏差,而且烧了太多的钱。

  王健林说:“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,就是给了曲德君太多的钱,我跟一些企业家讨论,他们说当初网科少给点钱,定个投资上限就好了。看来钱不能给得太多。不是说网科没有做出成绩,这一次跟别人合作谈判,使我和团队对网科有了全新认识,他们开发了一些有用的东西,只是这些东西有培育期,还不能马上被资本市场接受。原来方向也有偏差,老想大规模来做,如果就为万达广场、旅游度假区研发,可能早就整出名堂了。”

 文旅项目每年增加1000亿负债,十几年才能收回投资

  在过去的一年中,王健林以438.44亿元的价格将旗下13个文旅城项目卖给了融创中国(01918.HK),199.06亿元将77家酒店出售给了广东地产商富力地产(02777.HK)。

  由于万达商业转让文旅项目、酒店资产,使万达集团的资产、收入两项指标有所减少。万达集团2017年的收入为2273亿元,其中商业地产收入为1125.4亿元。

  而万达在海外的项目也多次被传出要找买家接手。此外,关于万达资金链紧张,多家银行停止对万达贷款的市场传言让万达经历了股债双杀,外界关于万达现如今的状况也一直猜测不断。

  “万达过去几年在海外投了一批项目,现在我们决定清偿海外债务,卖一半资产就能把全部债务清偿,说明我们买和卖之间赚钱了。”王健林在年会上表示:“万达卖酒店,我们搞酒店建设、管理的很多同志都说,卖了是不是太可惜?万达酒店是建得不错,成本也很低,但是酒店整体年平均回报率低于4%,全部酒店每年吃掉十几个万达广场的净利润,所以,我们决定把重资产的文旅项目和酒店卖掉,做轻资产这种只赚不赔的买卖,绝对是上策。不管社会上理不理解,也可能有些内部同志不理解,但是请大家三年以后再回头来看我们的决定是否正确。”

 

 
 

  对于出售13个文旅项目的原因,王健林称,“每个大型文化旅游项目需要七年、八年有息负债才能往下走,十几年才能收回投资。万达十几个文旅项目叠加在一起,虽然通过销售物业能回收大部分现金,但至少五到六年内,每年净增1000亿负债,压力相当大。现在全球和中国都在去杠杆、降负债,这样加杠杆、逆势而为是不科学的。”

  采用一切资本手段降低负债,在全球绝不会出现任何信用违约

  王健林说,2017年是万达集团历史上难忘的一年,万达经历了风波,承受了磨难。

  “转让资产减债四百多亿,回收现金近700亿,加上我们手头持有的现金,万达经营的安全性增加很多,就能承受风波的冲击。而且如果我们不转让这些资产,就不能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我们最需要发展的万达广场上去,就不能保证每年50个以上万达广场开业的计划。为了企业安全,为了保证核心产业发展,我们必须这样做。”王健林说道。

  关于负债的问题,王健林表示:“万达集团将采用一切资本手段降低企业负债,包括出售非核心资产、保持控制权前提下的股权交易、合作管理别人的资产等等。万达要逐步清偿全部海外有息负债,万达商业A股退市资金也有了可靠方案。同时计划用两到三年时间,将企业负债降到绝对安全的水平。今天我可以在这里负责任地说,万达集团在全球绝不会出现任何信用违约!万达30年没有出现一起信用违约,我们把信用看得比资产、利润更重要。”

王健林的滑铁卢:狂甩资产 还将几乎失去整个万达

  我们只知道王健林疯狂甩卖资产,但并不清楚背后真正的原因,而本文则毫无疑问地解了很多人的惑。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“包邮区”,作者:兽爷

  马六甲唐人街尽头,有个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而建的私人博物馆郑和文化馆。

  2015年11月,总理出席完东亚合作领导人会议后,从吉隆坡坐了两个小时车,专程赶到这里参观。

  七次下西洋,郑和五过马六甲。他率领当时世界最强大的舰队,帮苏丹王朝修城墙驱海盗逐列强。马来西亚这个一衣带水的邻邦,于是六百年前就成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。

  总理后来将郑和在马六甲做的事总结成: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中华民族不称霸不扩张,只希望能为友邦国家的城市建设添砖加瓦。

  总理回国的38天后,央企中铁和马来西亚一家公司组成联营体,以196亿元人民币收购了吉隆坡地标大马城60%股权。

  大马城位于吉隆坡市中心。之前是个废弃20年的空军机场,占地面积相当于5个天安门广场,是全球首都唯一一块大面积未开发的处女地。

  全球第二大工程承包商中铁看上的,当然不仅是几百个小目标的地产生意。中国提出了一个野心勃勃的高铁网络计划——从昆明经泰国、至马来西亚和新加坡。大马城是这条高铁网络的神经中枢。

  大马城也将是东南亚地区的交通枢纽。这里是吉隆坡通往新加坡的隆新高铁起点站,隆新高铁总投资超过1000亿人民币,项目将在明年年初招标。全球工程及铁路运营商都虎视眈眈。

 

 
 

  中铁和日本东JR是两大夺标热门。中铁占住了桥头堡——大马城,他们希望近水楼台先得月,拿下这个东南亚规模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。

  志在必得的中铁,在2017年5月3日迎来当头棒喝。那天马来西亚政府宣布,因中铁的联营公司IWH CREC没有按时付款,收回大马城项目。

  世界五百强排第55名中铁怎么可能196个小目标都给不起。这家央企当然否认马来西亚政府的说法,要求继续交易。中铁甚至不愿接收中国人民老朋友的退款。

  中铁的努力是徒劳的。几天后,马来西亚就公布了新的意向开发商,报价几乎是中铁两倍。

  半路杀出来跟“一带一路”主力部队抬杠的开发商,也来自中国,名字叫万达。

  多年后,当王健林站在哈佛讲堂发表《清华北大,不如胆子大》演讲,面对会场里零星的嘘声,他也许会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的那个清晨。

  那时他已从中国首富的宝座跌落多年。自他之后,再没什么人敢去要这个首富头衔。土豪们疯狂给胡润和福布斯打call,为的就是能在富豪榜上靠后一点。

  万达总资产也已经从顶峰时期的八千个小目标,缩水大半。人们仍旧疯狂涌向万达广场、万达城和万达度假区,但这些资产与中国前首富没多少关系了。

  资本和食客们贪恋着万达的巨额回报,曾像潮水一样向王健林涌来。如今宴席散场,他们也都雨打风吹去。

  2017年11月底,就连和老王一起打下万达帝国江山的两位国之重臣,万达集团董事尹海和万达商业地产副总裁陈平,都离开万达了。

  前首富终于实现多年前口口声声的轻资产目标,落了个茫茫大地真干净。

  到头来,老王的核心资产也许就剩下那几本着书立说的畅销书。当然,他口述的万达大事记和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一样,有的地方彰明较着,有的地方则语焉不详。

  从1989年下海到2017年下半年遭遇重大转折,二十八年发展史里,老王的万达有两大未解之谜。

 第一是,万达高速发展过程中,老王为什么曾这么有钱?

  1990年,四川小伙王健林还没有满嘴一个亿的小目标。他的人生终极目标,就是能有一栋像样的写字楼。

  那年他和四个朋友去香港,被资本主义社会的灯红酒绿亮瞎了眼,觉得香港太美好了,什么糟粕都有。

  他住在尖沙咀的君悦酒店。从11楼的平台望出去,能看到游泳池、海景和灯火辉煌的维多利亚港。王健林随便指着一栋楼跟朋友说:

  “人这一辈子就是应该有这么一栋楼,否则白混了呀。”

  朋友一盆冷水泼过来:小王,你就安静地做白日梦吧。

  那年小王还是个36岁的油腻壮年男。脑子里是梦,眼睛里是光。一年前,大连西岗区办公室副主任的他辞职,接手了大连西岗房屋开发公司——这是万达的前身。

  小王的人生并非一帆风顺,但被野心驱动的他总能逢凶化吉。他做过森林工人,栽过树也烧过碳;他做过军人,身材虽瘦小,但努力拼搏不放过命运抛来的每一个机会;最终被推荐到大连陆军学院学习,在那里他开始体现出喜欢挑战规则的性格来。

  一贯大胆的他,希望能自己扼住命运的喉咙。西岗房屋开发公司是区属国企,刚成立没多久,老总就出事了,负债几百万。小王接手后,借用自己老战友的开发指标,从一位在银行支行做行长的老战友里拿到贷款,做了一个棚户区改造项目,完成第一桶金。

  1994年,小王就实现了自己四年前在香港立下的终极目标,在大连有了那么一栋自己的写字楼。紧接着,他又有了自己的酒店、商场、度假区……

  凭着对财富的冒险追求,及对政治边界的把握,他迅速成为中国的顶级富豪。他一挥手,几百个小目标的投资就飞向全球各个角落,仿佛银行是他家开的一样。

  关于他背后有谁的传言,也开始满天飞。

  有人说小王有个有背景的爹。传言他父亲王义全担任过西藏自治区的高级干部。不过真实情况是,王义全只是四川大金县森林工业局的副局长,一个副处级干部。

  还有人说小王的老婆来头很大。林宁其父做过大连一家保险公司的领导。但小王在西岗区政府办公室做副主任时,小林也就是西岗区体委工作人员,没有传言的那么神秘。

  但就像徐明当年对待自己是某位中央领导女婿的谣言一样,聪明的小王从不承认或否认这些传言。这种放任的做法,加剧了外界对其拥有显赫家世的错觉,让一股神秘感贯穿着万达商业帝国发展的全程。

  这股神秘感在万达商业地产2014年香港上市后达到了极致。公众从招股书发现,这家公司的124个股东里,藏着诸多不可描述之人。

  那时候,小王已经练级成老王。他开始频频出海,张口就是要把“中国文化输出到全球”,整个把自己包装成国家意志的象征。

  给国家输出文化,轮得着一个地产商吗?入戏太深,你就再也找不回自己。首富想用自己的资本扭转企业对政府谈判的弱势局面。这一招面对急于求成的地市级官员能够奏效,但面对食物链更高一级时,无异于玩火自焚。

  这位2016年胡润榜上有2000亿身家的首富,忘了自己也就是穿了个“皇帝的新装”,兜里的钱其实都是向政府主管的银行借来的。用他自己在公司年终会上毫不掩饰的话来说:

  “万达玩的是空手道,一分钱不出就能挣钱。”

  头脑发热的他还吹嘘:

  “万达进入的行业,无论国企央企,都没机会做老大。”

  最后给老王致命一击,正是央企。

 

 
 

  2017年上半年,老王还屹立在人生巅峰。

  那时他是中国首富。他有200个多万达广场、十几个万达城、80家五星酒店、全球1300家影院、两家美国电影公司、一家英国游艇公司、上千幅名画……

  每个月还有无数疯狂涌向万达总部的地方官员和各国元首。众星环绕的他,如明朝首富沈万三一样,影响力早就超过了一个商人的范畴。

  2016年万达集团资产是8000个小目标。首富躇踌满志,要在2017年做到9000个小目标。他给自己还定了一个“2211”终极目标:

  到2020年,万达资产达到2000亿美元,市值达到2000亿美元,收入1000亿美元,净利润达到100亿美元。

  那时把万达做成真正的世界一流跨国企业,他也将年届古稀,大概也到了荣耀的退休时刻。所以在职业生涯最后阶段的老王,一直在强调速度,万达必须再快一点,必须要快。那时他离自己的终极目标,也只有0.01公分的距离。

  但一切到了6月份戛然而止。中国银监会突然把矛头指向万达——排查授信风险,6个境外项目融资遭严格管控。

  二十八年专注空手道的首富,现金流显然断了。空手道赚钱,一直都是来得快,去的更快。看天吃饭的中国房地产业,太容易遇到黑天鹅事件或者灰犀牛什么的。

  后来发生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。用孙宏斌的话来讲,王健林“壮士断腕”——把13个万达城、70多家酒店打包甩给了孙宏斌和李思廉,把一堆万达广场甩给了朱孟依,把长白山度假区甩给了孙喜双。

  卖掉6000万平米的土地储备后,万达的土地储备只有1000多万平米了。这点土地储备还不如一些激进的福建小房企,如正荣、禹洲。

  这就到了万达第二个未解之谜——王健林在2017年遭遇了什么滑铁卢。

  王健林含辛茹苦打拼二十八年。每天五点起床去北京万达广场的办公室,晚上十二点回到嘉里中心的家里。

  这两年他还放弃了所有休息时间来学习新趋势。在你们29岁的老公思聪夜店撩妹的时候,这个63岁的老人把所有时间都拿来学习。

  到头来,二十八年功名与财富都化为尘土,一夜回到解放前。

  被银监会封杀后,据说王健林跟身边朋友是做过反思的。

  2017年5月13号那个清晨的会面,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他和万达的命运轨迹。

那几天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来北京参加“一带一路”高峰论坛。他来北京第一站,没先去拜访中国高级官员,而是去长安街边上万达集团总部,拜访中国首富。

  中国首富和马来西亚总理的会面,隆重得像两国元首的国事会面。他们坐在各自国旗前面,主要议题就是吉隆坡市中心的大马城项目。

  会面后纳吉布在联合记者会上说,中国首富对大马城“兴趣浓厚”。

  第二天,王健林以企业家身份参加了“一带一路”论坛。会后,他野心勃勃地对央视说:

  “今年万达要落地两个超过百亿美元级别的项目,一个是马来西亚的大马城,还有一个项目在印尼,目前还在谈。”

  王健林当时还不知道,大马城是他事业的滑铁卢。5月13号的晚上过后,他不仅失去了大马城,还将几乎失去了整个万达。

  纳吉布在拜见王健林的那天晚上,还和中国领导会面了。马来西亚报纸说,那次会面后,万达就被纳吉布pass掉了。

  这下就真坏事了。两个月后,大马城重新招标。马来西亚政府收到九份标书。九家公司有七家中国国企和两家日本公司。

  这又是一次中日两国明里暗里在东南亚地区的PK。代表中国参加PK的七家公司是中国建筑、葛洲坝、中交建、万科等。

  首富终于识相了——没去凑热闹。其实子弹打光了的他,也没有能力去投标了。

  总理将郑和六百年前在马六甲的成功,总结为七个字: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

  后来很多人为老王扼腕叹息,觉得老王当了中国企业全球化的炮灰。可是老王应该一早就知道,身后有余忘缩手,眼前无路想回头。道理都是浅显的道理,聪明如他,竟然最后才明白。

  老王曾经把万达前二十八年的成功总结为八个字:亲近政府,远离政治。

  二十八年间,悲喜逆转。成也这八个字,败也这八个字。

 

 

  食尽鸟投林。不可描述之人纷纷散场,那些被王健林苛刻制度逼疯的重臣们,也在用脚投票。

  2012年4月,兽爷的朋友你包叔问过一次王健林,万达员工离职率怎么会这么高。

  就像功守道大师否认跟小燕子很熟一样,首富当时一口否认了万达离职率高这件事,他还过分地加了一句话:

  “走的都是没有学到万达精髓的人。”

  真替千千万万离开万达的员工感到难过。其他房企人事变动至少还会祝福下彼此。

  比如上月月底,龙湖把深圳总经理张智聪和苏州总经理李刚撤掉了。至少内部公告上还会加句祝福:

  “感谢张智聪和李刚在原岗位做出的贡献,也预祝他们在新工作岗取得新成绩!”

  有一种说法在万达内部很流行,说能干到三年的员工简直就是珍稀动物。一个猎头的经验数据是,万达员工平均在岗时间为13个月。

  于是就有了知乎那篇被55万人浏览过的世纪之问——你为什么从万达离职?

  11月底,万达员工平均在岗时间恐怕又要缩短一点点了。因为一个在万达呆了24年,和一个在万达呆了16年的员工,悄悄退休了。

  这两个人,一个是万达集团董事尹海,另外一个是万达商业地产副总裁陈平。这是继高群耀之后,万达在过去两个月里离职的第三位核心高管。

  更早之前,为万达商业地产上市立下汗马功劳的王贵亚,加入万达没多久后就被辞职。未经官方确认的小道消息说,他请了一波京城最好的律师天团,跟老王打了一场官司。

  这些人会不会也偷偷上知乎,去回答那个世纪之问?

  尹海和陈平都是1963年出生。尹海是万达集团内部最资深的元老,1993年从沈阳军区复员后就加入万达,跟随王健林南征北战多年,负责万达集团财务曾长达13年。

  陈平2001年加入万达,之前做过万达集团副总裁和南京总经理。他还是万达学院院长,万达学院在廊坊,主要为培训万达中高级员工而建。

  尹海和陈平的离开没有内部通报。不知道在前首富眼里,他们是不是也属于没有学到万达精髓的人。

  人去梁空,巢也倾。王健林还在疯狂甩卖一大半海外资产。有媒体称,万达正以50亿美元兜售伦敦、洛杉矶、芝加哥、悉尼及黄金海外的海外物业项目。

  真是节节败退的老王。兽爷口袋里有50块钱,能加一亿倍杠杆卖给我吗。

  而在与融创的那场世纪大甩卖之前,万达进军文旅产业的第一个试验品——长白山度假村项目,也早已悄悄转让。

  今年6月,万达退出了长白山项目公司的股东名单,其股份全部由大连一方集团接手。在这次变更发生半个月前,最初的投资方之一泛海也退出了股东名单。

  对了,泛海老板前段时间在美国休息过一段时间。

  老王和泛海老板毕竟经验还是丰富,感觉风声不对,马上就开始偷摸减持了。

  长白山项目是万达试水文旅的试验品。这笔投资始于2008年9月,那年东北亚博览会上,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全哲洙牵线,当时的白山市委书记李伟向王健林推介抚松县旅游项目。为吸引投资,抚松县方面曾连夜将招商项目的规划书送至长春。

  据财新报道,为了这个项目能够立项审批,当地政府配合万达,把这个项目北区6000多亩土地,分成52个地块分别立项、审批和土地出让。

  应该只是巧合。2017年8月,吉林省纪委宣布,原白山市委原书记李伟涉嫌严重违纪,接受组织审查。李伟是万达长白山项目最初的引入者。据北京万达索菲特酒店的朋友说,李伟是这家酒店的常客。

  应该也只是巧合。今年十一,万达长白山项目两个高尔夫球场都被取缔了。

  一个真的时代过去了。领导说,全面推进从严治党,高举反腐的利剑,扎牢制度的笼子,腐败分子发现一个就要查处一个。

  从今往后,丁义珍和高小琴再也跑不掉了。

  建议过去几年久经考验的中国地产商再好好加强下思想教育。尤其要把中纪委去年11月放映的《永远在路上》温习温习。最经典的是第一集,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说的那段话:

  “60岁思想抛锚了,追求物质和金钱。看他们就住豪华的房子,坐豪华的车,个人还买私人飞机,我也追求像他们一样的生活,这思想就变了。”

  白恩培说这段话的时候,镜头徐徐扫向昆明市区,昆明的标志——双塔在远处若隐若现。

  这么漂亮的昆明双塔是谁开发的?

想爆料?请点击联系我们宜宾网合作商务合作微信:weibeigongzuoshi,诚邀合作伙伴。

“最美老人”网络评选启动 请为老人投票点赞

“最美老人”网络评选启动 请为老人投票点赞

  最美老人网络评选启动 请为20位候选老人投票点赞  近日,宜宾市翠屏区老龄工作委员会在全区范围内开展首届“最美老人”评...[详细]
科级女官员替母寻凶十年 曾有人出160万让她停手

科级女官员替母寻凶十年 曾有人出160万让她停手

2008年5月12日,河南省平顶山矿工路市消防支队对面发生一起车祸,伤者宋小玲(化名)在路上步行时被由东向西行驶的肇事车刮撞后倒地受伤(后因抢救...[详细]
“快来救救我”游客失足跌落20米深青城山崖

“快来救救我”游客失足跌落20米深青城山崖

  救援人员第一时间在天师洞附近的齐云阁前岩下,将受困的邵先生救出。(图片来自华西都市报)  秋季的青城山,树木黄绿参半错落有致,流泉顺...[详细]
翠屏区:以“绣花功夫”抓扶贫专项巡察

翠屏区:以“绣花功夫”抓扶贫专项巡察

  巡察组实地勘查乡村道路建设  近日,翠屏区委第一巡察组进驻高店镇各村组开展扶贫专项巡察,以“绣花功夫”狠抓扶贫领域监督...[详细]
小鹌鹑蛋赚大钱 永兴镇特色养殖促乡村振兴

小鹌鹑蛋赚大钱 永兴镇特色养殖促乡村振兴

  鹌鹑养殖带动村民致富增收  10月12日“鹌鹑蛋在市场上供不应求,养殖鹌鹑大有可为!”10月10日,在翠屏区永兴镇颜家社区顺强...[详细]
汪家镇深入开展《宗教事务条例》专题学习会

汪家镇深入开展《宗教事务条例》专题学习会

  为深入学习贯彻落实中、省、市宗教工作会议精神,汪家镇召开《宗教事务条例》学习会,全镇在家党政领导班子、机关干部、各村(社区)常职干...[详细]
叙州区欢庆重阳 通报先进 展示最美银龄风采

叙州区欢庆重阳 通报先进 展示最美银龄风采

  10月17日,2018年叙州区庆重阳暨老龄先进典型通报大会在柏溪镇隆重举行。  宜宾新闻网10月17日讯 (记者 张洁)盛世金晖、和谐老龄。10...[详细]
扶贫日 市政协前往屏山调研扶贫工作

扶贫日 市政协前往屏山调研扶贫工作

  10月17日是我国第5个扶贫日,也是第26个国际消除贫困日,市政协主席吕晓莉率队前往屏山县龙华镇五桐村调研扶贫工作,并走访慰问了对口联系...[详细]
国庆游四川 30多条特色线路嗨翻天

国庆游四川 30多条特色线路嗨翻天

  德阳市绵竹年画村。  10月1日,2018第五届草地民族风情音乐嘉年华,在德阳市绵竹九龙山-麓棠山旅游度假区开启,迪士尼鸟类飞行表演、萌宠...[详细]
党员们注意了!新修订的《党纪处分条例》的变化

党员们注意了!新修订的《党纪处分条例》的变化

  继今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(下称《条例》)后,昨天,新华社受权播发了修订后的《条例》全文。  这是...[详细]
A股全天大涨 沪指站稳20日均线 8亿主力资金流入京东方A

A股全天大涨 沪指站稳20日均线 8亿主力资金流入京东方A

  8月27日,A股各指全线大涨。沪指高开高走,收复20日均线,尾盘报收2780.90点,涨幅1.89%。 深证成指报收8728.56点,涨幅2.87%。创业板报收1493....[详细]
翠屏区检察院学习宣传贯彻《监察法》

翠屏区检察院学习宣传贯彻《监察法》

  整个检察院内部形成浓厚的学习氛围。(翠屏区检察院供图)  宜宾网7月19日讯(杨万洪)为认真学习宣传贯彻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》,增...[详细]

网友评论
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宜宾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

版权所有: 宜宾网 All Rights Reserved
备案号:蜀ICP备11015830号-14  
通讯地址:四川省宜宾市   邮编:637000